新游戏

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 作者:迦南 日期:2016.12.24

  2016年还有8天就走到尽头,在2017年来临之际,你可曾记得过往一年所听到的观点和言论呢?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因为它可以投射灵魂,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嘴巴是心灵的大门,因为迸出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以及每一句话都反应出一个人的内心想法。这个想法或许是原生态且不加修饰,或许是迫于现实而做出妥协,但它所代表的观点,却有着无比巨大的价值。

  若干年后,当我们已经逐渐淡忘这个行业所发生的事,唯有短短一两句话能够在瞬间开启那扇记忆的铁门,让我们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考古学家究其一生研究先祖所残留的话语,只为能够最大程度还原历史真相,身处游戏行业的我们,自觉并没有肩负如此崇高的历史使命,但作为一个记录者,尽自己最大努力为这个行业做出微薄贡献,却也是指责所在。

  如果游戏行业的历史能够因为“一句句话”而不至于成为空白,那么《众观》栏目的本愿也算达到了。

  按照惯例,本期的众观将以盘点形式,为各位重温过往一年中的代表性发言,单独一句话所能承载的信息量终究有限,但如果放在一起来看,或许能够引君深思,又或者是博君一笑。

  最后,小编衷心感谢各位读者一路以来的相伴,希望在以后的岁月中可以继续并肩而行,老祖宗有云“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嘴巴这个玩意儿,还真是奇妙的很。

  第一部分:国内杂谈

  有的企业,用“青翠岁月,打造帝国”的豪言壮语伪装自己;有的老板则拍拍胸口,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有的人则直言不讳,游戏产值这么高,其实跟你没关系。

  大佬们继续赚着票子,吹着牛子;职员们继续加着班子,骂着娘子……哦对了,安静许久的“网瘾”话题又被人们议论起来,我们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所谓的“戒网学校”依然还在运转。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Steam崛起,单机游戏逐渐有复苏迹象,国外主机游戏也以积极的心态开拓中国市场,希望未来能够越来越好。

  用我们的青葱岁月打造我们的游戏帝国!

——某游戏公司办公室标语

  今年的游戏产值有1500亿,但和你有关系吗?除了大部分腾讯的兄弟以外,和在坐大部分人其实没关系。

——邹涛 西山居CEO

  公司唯一的出路是研发精品手游,谁研发出精品,公司就给该游戏负责人发奖金和股票。如果公司奖励没有过亿,我个人给你补齐。

——史玉柱 巨人公司董事长

  公司不会放弃游戏,会像父母放手长大后的孩子一样。

——陈天桥 盛大CEO

  我们只是一个投资者,从头到尾我们就只是一个投资者。

——朱骏 九城CEO

  手游发展到今天,IP的价值越来越高,不仅仅是因为游戏的内容,更重要的是跟电视剧的互动和这个IP的推广价值。

——雷军 小米科技创始人兼CEO

  孩子们在拿到手机试玩的过程中,可以利用短信的方式越过家长直接付费,所以手游厂商会比端游、页游更具生存空间。

——欧明 乐堂动漫副总裁

  北上广深的用户流动很大,接收的信息很多,虽然他们是流行趋势的领头者,但对于一款游戏的忠诚度往往不够。

——王一 紫龙娱乐创始人

  很多人在网游里可以一掷千金,为什么不愿意花钱买单机呢?因为价值无法被认可。

——吴立 杉果游戏CEO

  我有一颗爱端游的心,我不屑玩任何手游。但是做端游没有钱,做手游赚钱。

——土方 某公司手游产品运营

  在中国,掌握自己的产品走向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梁其伟 游戏制作人

  我们认为普通用户和付费用户的生命周期是一样的,只要等级不拉开,其它拉开都可以。

——白楠 祖龙娱乐制作人

  大家都被游戏行业虚假的繁荣景象蒙蔽,没错,做游戏是你的理想,可你的理想不是给《传奇》加个翅膀卖钱,你的理想也不是漫无目的加班。

——Dyingmaster 国内某游戏策划

  本人33岁有余,怕猝死,无尽且无效率的加班让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我不想万一哪天死了,然后家里人找公司要那少得可怜,还不一定会有的抚恤费……所以我选择离开。

——狂飙的蜗牛 国内某游戏程序主管

  很多游戏死在代练和外挂手上,游戏公司总会想办法消灭我们。不过,网游的机制决定它不可能无懈可击,我们总有办法找到路。

——丁先生 网游代练&外挂制作者

  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我们家长又不是傻。

——将孩子送去网瘾治疗中心的某位家长

  目前我国尚无符合国情的网瘾诊断测量表。

——《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

  儿子只有15岁,还未成年,游戏平台向儿子提供QQ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应该是违法的吧?

——陈先生

  

 

  第二部分:电竞行业

  电竞行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着,可惜出国比赛的成绩依然不太理想。有人说这里是娱乐圈、有人说这里是草粉天堂、还有更多人在议论这个玩意儿究竟算不算“体育”?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对于那些想要投身于此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圈子的竞争异常激烈,更别提主流舆论依旧带着多年以来的偏见。

  当然,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看,国家正面承认了,专科和本科也开设相应的电竞专业。虽然有些人觉得国家肯承认,那是看在纳税多的面子上,所谓的电竞专业则更多是实验性质……但凡事总有开头,就算不尽理想,也不至于全盘否决。

  那个时候打比赛,奖金并不高,不像现在动辄就五百万美金。那个时候我们的收入也都不高,但从那个时期坚持下来的人,他确实在电竞这里会有自己的一个执着和热爱。

——Miss 知名电竞解说员

  单说比赛,我们LPL赛区更擅长于进攻、突破。但是这种情况容易发生一旦对手稳住我们的攻势或者我们自己进攻失败反而陷入劣势后,我们不擅长如何组织防守反击。

——伞皇 职业解说

  在韩国,每个人都觉得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没有这个机会我就结束了。我们用这种心态非常努力地训练,我觉得这是我们有好成绩的原因。

——Spirit 电竞选手

  我喷你不是因为你输了,是因为你输的像个窝囊废。

——某论坛网友

  我从没想过退役,因为我这个人是别人越看不好我,我越有动力,越要证明给他们看。今年的确是我自己打得差,我的想法是明年打得更好一点。

——厂长 《LOL》职业选手

  我的老板告诉我,你只要做好LPL其他十一队的准备工作就好,我们明年不出国,只要明年还能待在LPL,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国内某俱乐部战术分析师

  希望S7赛季所有的LPL赛区韩援都能够讲中文。

——阿布 EDG教练

  女子电竞肯定会有未来,但不是在《LOL》这款游戏,等第二款游戏出现,而且游戏方支持女子电竞的话,前景会非常好。

——张浩 女子电竞俱乐部经理

  我们接下来可能会正式出道,接下来会安排话剧演出,单曲录制和商演,以及游戏直播等活动。

——小F 某女子电竞俱乐部领队

  一开始说工资和住宿都会解决,但一拖再拖,最后把我们安排在网吧二楼。住宿条件差,我也认了,关键是找一些网吧的玩家教我们打游戏,这不是瞎扯犊子吗?

——兔子 某电竞女团选手

  目前的职业选手如果没有合适的人管教,那这群人分分钟就会变成不思进取的废物。

——Joker 《英雄联盟》职业解说

  和我一起参加比赛的兄弟,其中有三个在两个月内被开除,因为教练觉得他们天赋一般。另外一个受不了长时间的训练,干了半年转行当销售了。

——杰仔 前电竞选手

  我碰到一些孩子,要么对老师有意见,要么对家长有意见,要么对父母有意见,他通过玩游戏逃避现实生活的问题。可是电竞圈不需要这样的人,因为这里有许多现实问题需要面对。

——俞浩 天禄电子竞技俱乐部战队经理

  德杯一个奖能拿8万块挺好,我打3年职业才挣了100万。

——麻辣香锅 职业电竞选手

  除了教育上的问题,社会对于电子竞技的偏见很难消除,加上就业前景不明朗,各学院应该在专业设置上避免一哄而上,从打造精品做起。

——周福盛 宁夏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

  由于电竞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有限,我们将围绕电竞运动员的终身教育,整合课程体系,使学生在结束电竞职业生涯之后走向社会有一技之长,能立业创业。

——柳军 湖南体育职业学院 电竞专业负责人

  如果想成为金字塔尖的电竞选手,那么训练营也许是比高校更加适合的平台。

——吴昊 西安体育学院网络管理中心办公室主任

  我不介意什么试验品的说法,因为我本来就做了最坏打算。我不爱念书,上了普通学校也会无所事事,倒不如现在尝试能不能在喜欢的事上学点儿东西。

——电竞专业某学生

  希望电竞行业可以吸引投资,解决就业,为国家经济增长,产业转型做贡献。

——张新建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行业协会会长

  这几年虽然电竞行业非常火,各种资本都进来了,但还有些虚火在里面,还是需要我们去去杂质。

——丁东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任

  

 

  第三部分:国外杂谈

  EA还是那个EA、育碧还是那个育碧、微软和索尼总是打得不可开交、任天堂一如既往的剑走偏锋;暴雪玩起了屁股、拳头搞了款桌游、等了十年的《最终幻想15》终于问世;《战地》刨开了一战的坟、《使命召唤》继续探索宇宙……讲真,这一年的好游戏真不少,除了《无人深空》这个让人跌破眼镜的主儿。

  可能你对于《魔兽》电影不太满意,不过没关系,《魔兽》私服的事儿很快就会转移你的注意力。

  韩国游戏行业继续下滑,油腻的师姐似乎不再好使,日本游戏则继续保持着自己的独特风格,《精灵宝可梦GO》在AR技术的加持下,告诉了世人一款手游究竟能够疯狂到何种地步。

  以微信、QQ为代表的中国社交网络是一股神奇的强大力量,能让游戏在排行榜一飞冲天!

——沃克福德 Kabam首席运营官

  随着我们投入更多时间了解潜在战略伙伴,显而易见,与腾讯的合作可以带给Supercell成功所需要的一切,而且可以让我们取得重要的跳跃式发展。

——艾卡·潘纳宁 Supercell首席运营官

  如果某家公司创办十年,保持着增长,却只推出了一款游戏,那确实有点疯狂。但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推出了《英雄联盟2》和《英雄联盟3》。

——布兰登·贝克 拳头公司创始人

  EA成为全美最差公司实在太荒谬,不过印象就是现实,如果所有人都不觉得我们以玩家至上,我们需要怎样才能改变呢?

——彼得·摩尔 EA首席文化官

  星际和围棋不一样,下围棋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对手具体下到了哪里,然后再来寻找对策。但是打星际,你不会时刻知道对手在干什么。

——Flash “星际争霸第一人”

  我们会首先把源代码交给一个现存的怀旧服Elysium,我们认为他们与N服的理念最相似。真个服务器和我们一样,具有志愿精神和对《WOW》的热情。

——N服公告

  我倒是希望游戏能够有个结局,而不是一辈子玩一个游戏。

——鬼蟹 知名游戏设计师

  那些动辄数月的项目也许不适合早早就放出消息,不仅因为吊胃口吊得太过分,而且几个月后真正出品的内容很可能和最开始说的不一样。

——Ben 《炉石传说》总设计师

  我不认为人们还愿意坐下来投入45分钟玩一局游戏,我觉得即时战略类游戏需要一些改变。

——皮尔斯 暴雪公司产品副总裁

  之前我们开发游戏的模式是发布一款游戏,然后过几年再发布一款。但如今,在发布一款游戏之后,还得维持游戏的活跃度。你需要不断去吸引玩家,让玩家一直围绕在你周围,给他们新内容,时刻与他们互动,这就是今天的游戏产业。

——Chadi Lebbos 育碧设计师

  说实话,当我面对如此庞大的游戏世界,并要以此拍一部电影时,我发现它其实真的应该拍成电视连续剧。

——邓肯 《魔兽》导演

  微软已经准备就绪,联机技术已经OK,欢迎PS4或者其他平台的加入。

——Simonetta 微软游戏机业务欧洲区主管

  日式RPG与欧美RPG的道路不同,我们并非变得越来越真实化,而是不断发展‘绅士风格’的画面效果。

——二贝鹰介 日本游戏制作人

  在宣传游戏时,那些带有S属性的广告词对女性玩家有着很强的吸引力,点击率大概是同类型宣传的4-5倍。比如‘成为我的所属物’,关键在于怎么霸道怎么来,女性玩家都是抖M。

——伊势明日香 arithmetic社长

  韩国国内游戏市场在最近1-2年环境迅速恶化,都是因为中国资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韩国议员

  我们的优势在于硬核MMORPG游戏,这种游戏依赖先进网络,而这正是阻碍我们实现全球化的壁垒。在进入移动世纪之后,我们不再是领跑者。

——扑泳镐 Four Thirt Three总裁

  这里没有人对奥运会感兴趣,大家只对精灵可能大量出没的新地点感兴趣。

——乔奥·卡洛斯巴桑尼 社会研究者

  电子游戏就像爱情动作片,你真的想看到演员屁股上的痘吗?我们之所以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都经过了化妆和加工。但如果你太过真实,就会扫兴无比。所以我认为游戏画面也需要化妆,我们希望看到更和谐的游戏,不要太真实,因为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杀了一个活人,那就不好玩了。

——Michael Pachter 游戏行业分析师

  

 

  第四部分:直播领域

  这里既是电竞养老院,又是无数草根群众实现梦想的舞台。你可以在这里卖月饼、卖技术、卖队友、卖幽默、卖风骚……如果实在没有卖的东西,那也可以用来磨练演技……不过还请千万别用“死妈”这个词。

  观众纠结在精彩的操作和晃动的乳房之间,荷尔蒙激素一次次被激发,可惜政策总是松松紧紧,前一秒还在钢管上旋转的舞娘,下一秒可能连香蕉都不能吃了。

  有人说直播是屌丝的狂欢、有人说直播是“性”的崛起、也有人只是想通过它获得直接且简单的快乐……归根结底的一点在于,如果你无聊了,你可以看直播……如果你觉得自己很有潜质,那不妨去直播,说不定就真的红了呢?

  80后和90后的娱乐需求无止境。大多数直播观众都是不善交际的电脑迷,且绝大多数为男性。他们下班后需要找到释放压力的地方,这是一个相对重要的群体。

——肖顺武 某直播公司助理经理

  直播是一门赚钱的工具,是指取悦观众,然后和观众聊天,游戏只是介质而已,所以主播跟电竞根本不着边。

——娃娃 《LOL》职业解说

  我打不赢韩国选手,但我比他们都有钱,我向生活低头,他们就是傻逼,穷逼。

——55开 《LOL》主播

  有时候你花大量时间对线,稳健发展,观众会觉得没意思。有时候大家就想看你死。

——小苍 知名电竞人

  如果部分主播依然我行我素,那么我们就连同这个平台一起封杀!

——《英雄联盟》官方

  我怎么也把《LOL》玩了几十万场了吧,突然冒出个妹子,今天把XX职业选手打崩,明天把我打崩,后天是不是要把Faker也打崩啊?

——笑笑 《英雄联盟》解说&主播

  我演不下去了……

——阿怡 《LOL》主播

  除了睡觉就是做主播。今年的愿望就是能找到男朋友,不要再过光棍节啦!

——Monica 网络主播

  女主播不能挑逗性的吃香蕉。

——某直播平台工作人员

  对于网络直播平台而言,《规定》的实施对一些规模小的直播平台影响较大,洗牌将至,直播用户也将向大平台转移,强者恒强。

——王四新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副部长

  

 

  第五部分:VR元年

  PS VR、Oculus Rift、HTC Vive相续发售,CardBoard显然最便宜,Gear VR也不错,但你需要考虑三星N7的爆头风险。至于国内的一大堆VR眼镜,我们且看到明年还剩下几家能活……

  游戏厂商试图告诉你VR将会如何把游戏体验升华到一个新境界,但所有人目前都只想把“沉浸感”用在一个地方:VR小黄片。曾经隔着屏幕的妹子如今就跪在面前,又舔又咬、又抓又挠……虽然真实触感之类的功能尚且属于浮云,但光是视觉方面的增强就足以欺骗大脑。

  至于2017年的展望?希望这个东西可以便宜一点……

  我希望PS VR不仅是昙花一现或者时尚,而是能够成为一种确立的游戏体验方式。

——Atsushi Morita 索尼电脑娱乐部门总裁

  我觉得肯花大价钱入手高端PC与VR头显的人肯定不是那种只会在手机上碎碎糖果,打开XBOX爽几局《使命召唤》的游戏菜鸟。

——帕尔默·拉奇 Oculus Rift发明者

  只有15%的游戏爱好者打算今年购买虚拟现实设备。

——Gamer Network调查报告

  日本的电车里,一个车厢有两三个人在玩Gear VR,不管他们是在看片,还是玩游戏,需求至少出来了。

——刘博 神武互动CEO

  就现在来看,即便你想用三星Gear头戴式VR设备体验一段虚拟冒险,都很有可能让你的手机在十几分钟内彻底没电。

——尼克·德玛西 Glu Mobile首席运营官

  我听说中国有很多单身男士,我相信VR性爱的体验远比其他不合法的方式更加优越,起码它更安全,成本又底。

——Jari 《BeachHouseX》开发商

  世界上有太多看照片都能打飞机的人,所以成人VR哪怕只是视觉上的增强,对他们来说也足够刺激。

——JY.Kiko VR成人内容模特

  我希望利用VR技术和游戏技术,唤醒人们对于情感和智力上的需求,而不仅仅是生理上的。

——Matt 实体娃娃哇公司CEO

  VR就好比你去见二次元的新娘,AR就好比二次元的新娘来见你。

——荒木英士 GREE VR Studio执行董事

  感谢阅读,本期众观到此结束,那你的观点是什么?

相关新闻 更多

精彩评论 44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